據公開資料,截至2013年底,中國執業藥師隊伍約為27萬餘人,其中在藥品零售企業工作的有69%、在醫療機構只有3%。而中國現有的46萬家零售藥店,若嚴格遵循一店一“師”原則,缺口達三分之二。
  在發達國家,執業藥師的職責是審查醫生的處方,以及指導病人安全用藥;而中國的執業藥師,在這兩項工作上幾乎完全缺失,並始終徘徊在法律、制度及公眾視野的邊緣地帶。
  《中國新聞周刊》記者|蘇曉明
  (本文刊登在第683期《中國新聞周刊》)
  如果不是一下抓獲數千名作弊考生,“執業藥師”資格考試僅是藥品零售界的一項常規考試而已。
  據報道,在2014年度中國執業藥師資格考試中,多地發現大規模集體作弊現象。在西安市的7個考點中,共查出作弊人員2440人,最多的一個考點查出近800人,是陝西曆年來執業藥師考試中作弊最嚴重的一次;此外,四川共發現1070人舞弊,雲南省查處作弊考生1027人次。
  與此相對應的另一個數據是,2014年中國共有80餘萬人報考執業藥師資格考試,較2013年增加了40萬人,創下了開考以來報考人數之最。
  一方面是從冷門變成熱門,另一方面是大規模集體作弊,這個此前被人忽略的職業,突然處於輿論的水火之間。
  大限將至
  2014年10月18、19日,西安市中國執業藥師資格考試的多個考點外,陝西省無線電監測站工作人員監聽到頻率為140MHz的異常無線電信號。檢測人員確定這是一個正在傳輸考題答案的無線電信號,迅速將其阻斷。
  在考場內,監考人員通過技術手段鎖定攜帶無線電接收器等作弊工具的考生。7個考點的25000餘考生中,共有2440人作弊被逐出考場。他們將被取消全部科目成績,並且兩年內禁止報名參加任何人事考試。
  一位參加了此次考試的藥店管理人員告訴《中國新聞周刊》:“因為大限將至,很多人不得不鋌而走險。”
  大限,即2012年國務院頒佈的《國家藥品安全“十二五”規劃》(以下簡稱“規劃”),其中設定的“規劃目標”之一為:2015年零售藥店和醫院藥房全部實現營業時有執業藥師指導合理用藥。
  為配合“規劃”對執業藥師的配備要求,2013年6月,衛生部頒佈《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範》,其中規定:藥品企業負責人、批發企業質量負責人、新開辦藥店負責人等,必須具有執業藥師資格;對已經存在的藥品企業,則給出了一個過渡期,要求在2015年底之前,達到規範要求,否則將被取消售藥資格。
  執業藥師資格證因此成為醫葯界的“熱門證書”,報考人數呈幾何式增長。
  根據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執業藥師認證中心(以下簡稱執業藥師認證中心)數據,2012年,全國執業藥師資格考試報考人數不到19萬人,2013年激增到40多萬人,今年達80萬人。但考試合格率卻沒有大幅提高。2011年合格率為13.13%,2012年為17.68%,2013年也僅為15.72%。
  上述藥店管理人員告訴《中國新聞周刊》:“執業藥師要考兩天,4個科目,每門考兩個半小時,知識龐雜繁多,但很多人都是臨時準備,想要過關,必須想點招,比如找‘槍手’替考,或者作弊。”
  據媒體報道,作弊者使用了隱蔽性極高的作弊設備,如藏在耳中的“內耳式”接收器,或者偽裝成鉛筆橡皮、可以在LED小顯示屏上顯示答案的作弊裝置,可謂費盡心機。
  中國的藥師,作用幾乎為零
  執業藥師認證中心專家顧問康震向《中國新聞周刊》介紹,目前中國執業藥師數量短缺,但又地位不高,角色十分尷尬。
  據公開資料,截至2013年底,中國執業藥師隊伍約為27萬餘人,其中在藥品零售企業工作的有69%、在醫葯批發商業公司工作的有24%、製藥企業有4%,醫療機構只有3%。而中國現在共有46萬家零售藥店,若嚴格遵循一店一“師”原則,缺口達三分之二。
  現實中的一店一“師”非常少見。一般來說,藥店牆壁上大都懸掛著一張執業藥師資格證書,但證書上的藥師大都不在店中。
  一位藥店老闆告訴《中國新聞周刊》:“真正在藥店上班的執業藥師並不多,執業藥師大都在藥店‘掛證’,這些人有醫院的,也有藥廠的,還一些退休藥師,他們出租資格證,每年收取一定費用,藥店則拿用這些證件來應付藥監部門檢查。”
  康震分析說,這種現象一方面說明有關部門監管不到位,更重要的是國家對藥師的角色定位出了問題。
  1994年3月,人事部與原國家醫葯管理局聯合頒發了《執業藥師資格制度暫行規定》;這是中國實施藥師資格準入制度的第一份行政法規。1995年7月,人事部、國家中醫葯管理局頒佈了《執業中藥師資格制度暫行規定》。1999年4月,人事部、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修訂了以上兩部暫行規定,明確執業藥師、中藥師統稱為執業藥師,執業藥師資格考試實行全國統一大綱、統一考試、統一註冊、統一管理、分類執業。
  之後,與執業藥師相關的法規便再沒有進一步發展,停留在了“暫行”階段。
  “當時的設想是,可以通過執業藥師有效控製藥品生產、經營和使用這三個環節上的監管安全,”康震說,“但實施以後發現,這種定位太寬泛了。藥品生產、經營和使用三種崗位,所需具備的知識與技能有很大差異;而執業藥師具體要在中國醫葯體制內完成一種什麼樣的職能,卻始終沒有明確。”
  康震介紹,在一些發達國家,醫師、藥師和護師並稱“三師”,互為監督和補充。
  以美國為例,執業藥師的第一項工作是審查醫生的處方,一旦發現問題,他們會從專業角度與醫生溝通;第二項工作是指導病人安全用藥,記錄、跟蹤病人用藥後的反應,以優化治療結果。
  相比之下,中國的執業藥師,在這兩項工作上幾乎完全缺失。醫院的藥師,基本上是根據醫生的處方“發藥”;藥店的藥師,則主要是“賣藥”。
  “因此才會出現這種狀況,一個普通感冒,國外給你的處方可能就是回去喝水,”康震說,“而在中國動輒要花成百上千的藥費。藥師的作用幾乎為零。”
  曾任國家藥監局藥品評價中心專家的孫忠實則認為,造成執業藥師角色缺失的現狀,主要是中國有“重醫輕藥”的傳統,執業藥師始終沒得到足夠的重視,它帶來的另一個結果是,雖然開始有了“準入制度”,但執業藥師隊伍整體專業水平不高。
  發達國家對藥師學歷要求很高。從報考執業藥師的條件來看,美國要求21歲以上美國公民,畢業於美國認可的高等藥學院校,具有學士以上學位,並經過專業培訓;英國則要求21歲以上已取得英國大學藥學相關學位、或受到英國國家學術委員會藥學方面獎勵的人,或已取得適當學位的人(此類人員須經過非常嚴格考試,實際上很少)並須經過專業培訓。
  在中國,中專以上畢業即可報考執業藥師。目前註冊的執業藥師實際學歷情況為:中專學歷24.46%,大專學歷37.68%,本科學歷35.57%,碩士學歷2.0%,博士學歷更低只有0.3%。
  “此外,專業背景也很亂,很多執業藥師的專業是化工、化學、生物等專業,根本不懂藥。”孫忠實對《中國新聞周刊》說。
  極強的專業素質,以及明確的職業定位,使得發達國家裡專業藥師具備很高的地位。孫忠實介紹說:“在選舉參議員或者眾議員時,很多民眾會選擇執業藥師,因為執業藥師是他們健康的‘守護神’。”
  相比之下,中國執業藥師則既沒有話語權,收入又不高,在消費者心目中,完全沒有技術含量。“甚至連給醫師打雜的都不如。”有十餘年從業經歷的執業藥師康震說。
  制度瓶頸
  中國執業藥師制度的落後是多方面的。
  目前,中國尚沒有《執業藥師法》。但許多發達國家,對於執業藥師從業的法律規範都已相當完備。以日本為例,其現行的執業藥師法律體系由3部法律組成,分別是1889年制定的《醫葯條例》、1898年制定的《藥劑師法》和1948年制定的《藥師法》。3部法律多次修改後,構成了現行的藥師法律體系。
  孫忠實對《中國新聞周刊》分析,當前中國執業藥師制度建設的難點之一,是醫院和藥品零售分屬兩個部門管轄。
  醫院系統屬國家衛生計生委。執業藥師資格證對於醫院藥劑部門人員並不是最重要的,他們一般通過職稱考試取得藥士、藥師和主管藥師等職稱,該項考試由衛生部門組織。
  藥品零售業則屬於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的管轄範圍。執業藥師認證中心也隸屬於該局。但醫院系統一般不參與這一考試。
  “兩者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,到現在也沒搞清楚,始終處於混亂狀態。”孫忠實說。
  康震則認為,藥師地位低下,而衛生部門強勢,使得大部分藥師不願意駐店,而希望去醫院工作。這加劇了中國零售藥店藥師短缺的狀況。反過來,藥店為降低聘請藥師的成本,往往會選擇學歷水平較低的藥師。康震介紹,中國執業藥師職場上甚至出現了一個奇特現象——中專生藥師比博士生藥師更好就業。
  此外,中國執業藥師的繼續教育領域也呈現一種空白狀態。“藥品醫學是日新月異的。”一位業內人士告訴《中國新聞周刊》,“但中國執業藥師的繼續教育,多是走走形式,糊弄一下就過去了。”
  角色模糊,職能定位缺失,相關法律不建全,導致執業藥師在中國長期被邊緣化。不過,康震認為此次執業藥師資格考試集體作弊,雖是醜聞,但從長遠看,也是改革的契機。“至少使公眾開始關註這個職業,看到了中國藥師制度落後、混亂的現狀。”據康震透露,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或將在明年提高執業藥師準入制度,將報考的最低學歷由大專升至本科。
(原標題:“執業藥師”弊案後的待解難題)
創作者介紹

clara

hx29hxjjb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